• 周四. 12月 9th, 2021

借款人忽然倒闭!银行讨要两个亿,法院判了!

adminqw17

10月 29, 2021

中国基金报新闻记者 楚深

明天就是星期一了银行绕路下款“让你失望”事情。

裁判文书网表明,2016年,德州银行根据A家银行和信托,向一家企业绕路下款两个亿。想不到合同书并未期满,借款人却倒闭了,银行得到的赔偿占比不上13%。

因此银行将此笔贷款的担保人告到法院。

绕路下款两亿元

山东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核查明,德州银行与A银行签署了一份《委托定向投资业务合作总协议》,承诺德州银行在A银行设立RMB帐户授权委托项目投资帐户,并将受托资产根据此帐户交货A银行,授权委托A银行依照德州银行的命令以A银行的名字将受托资产项目投资于德州银行特定的项目投资范畴。

以上合同书就授权委托资产项目投资范畴,授权委托资产的储放,授权委托资产的资本管理,及其授权委托定项项目投资本钱及盈利的退还和转送开展了承诺。

2016年3月24日,德州银行与A银行签署了《同业资金业务合作协议》。

德州银行依照该协议承诺向A银行储放RMB两亿元,并向A银行传出项目投资命令,命令A银行将德州银行授权委托资产两亿元作定项项目投资,项目投资方位为:授权委托A银行与渤海信托企业签署《丛林铝型材借款新项目单一资产信托业务契约》,将授权委托资金分配渤海信托企业账户。

同一天,A银行与渤海信托企业签署《龙口铝材贷款项目单一资金信托合同》,授权委托渤海信托企业将2亿人民币应用于向龙口市丛林铝型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丛林铝型材企业)给予借款,借款金额主要用于填补贷款人选购原料等平时运营所需周转资金,贷款年限36个月。

合同签订后,A银行向渤海信托企业贴现付款两亿元。渤海信托企业与丛林铝型材企业签署了《信托贷款合同》,合同书公布渤海信托企业系受A银行授权委托向丛林铝型材企业派发资产信托贷款。贷款金额为两亿元,贷款用途将填补丛林铝型材企业选购原料等平时运营所需周转资金,贷款年限36个月,自2016年3月24日起至2019年3月22日止。

与此同时,此案被告张某良,吕某萍夫妻同渤海信托企业签署了《保证合同》,为丛林铝型材企业在主合同项下的负债给予确保。确保的范畴为主导合同书项下所有债务,包含但不限于所有本钱,贷款利息(包含利滚利和逾期利息),合同违约金,赔偿费等。

公司破产后银行仅得到不上二成偿还

纷纷攘攘,做为具体用款人的丛林铝型材企业,在取得两亿元借款后,居然半途倒闭了。

2018年5月17日,山东龙口市老百姓法院判决丛林集团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包含丛林企业以内的23家关联企业合拼破产重整。

2018年8月8日,A银行向德州银行传出《关于移交受托投资取得财产的通知书》,通告因丛林企业破产重整,对私募基金导致实质性危害,已发生本质毁约。A银行已接到渤海信托企业开具的《原状分配函》《债权转让通知书》,渤海信托企业将私募基金资产及有关利益向A银行开展原貌分派。A银行通告德州银行,停止德州银行与A银行中间的授权委托项目投资关联,并将私募基金资产及有关利益转交德州银行全部。

以后,德州银行向丛林集团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及23家关联企业重组管理员申请债务。2020年3月31日,丛林集团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及23家关联企业重组管理员向德州银行传出《债权初审结果通知书》,确定德州银行对丛林铝型材企业具有债务等额本息贷款累计2.99亿元。

而《丛林集团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及二十三家管理顾问公司重组方案议案引言表明》注明,金融投资一般债务没获偿还一部分变为一般债务,各家在100万元下列(含二十万元)一部分得到100%偿还,二十万元之上一部分得到12.64%的偿还。

2020年4月24日,丛林集团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及二十三家关联企业重组方案被法院判决准许,重组程序流程被停止。2018年底德州银行取回200万元私募基金确保股票基金,在丛林企业破产重整案子中确定取回2321.2三万元。

两亿下款,只取回来两千多万。直到法院案件审理时,丛林铝型材企业还欠德州银行本钱1.7三亿元,贷款利息146.6七万元。

银行提起诉讼担保人

贷款人早已倒闭,德州银行继而提起诉讼确保方张某良,吕某萍,要求法院诉请其还款该笔两亿元借款中剩下的贷款本息和贷款利息。

法院一审评定,此案中,借款人为丛林企业,确保人为因素丛林企业法人代表,老总张某良以及另一半吕某萍。融合各份合同书的內容及德州银行债务人真实身份已在丛林企业破产程序中获得确定的客观事实,应觉得,德州银行,某银行,渤海信托企业散尽到告知责任,丛林企业及担保人张某良,吕某萍对德州银行系涉案人员贷款债务人的真实身份均系明知道。在涉案人员贷款未过期的情形下,丛林企业进到破产重整程序流程,产生早已危害债务人德州银行利益的毁约个人行为,应担负还贷义务。

法院一审评定,张某良,吕某萍理应担负确保义务,应于宣判起效后十日内归还上诉人德州银行贷款本钱约1.7三亿元及贷款利息约146.6七万元。

百亿元大佬负债崩盘

法院判决书表明,在本案一审全过程中,张某良,吕某萍二人经法院合理合法口头传唤无书面通知拒不出庭参与起诉。

https://www.qwh168.com/

天眼查表明,2020年6月2日,张某良已辞去丛林铝型材企业法人代表的职位。

而此案的被告张某良与他背后的丛林集团公司,也是有过非常好的往日。

张某良1964年8月出生于山东龙口市,研究生,工程师职称,高级会计师,2002年任山东省丛林集团公司实业有限公司执行总裁现任主席。曾获“山东青年人星光领头人”等头衔。

公布資料表明,丛林集团公司公司兴建于1982年,是一个集城市轨道铝型材,轻量车辆及零部件,特殊船只,过街天桥,混凝土,发电量,球墨管及管材相当于一体的综合型国家级别集团公司。

张某良的爸爸是丛林集团公司的创办人,1982年他借款2十万元修建黄县诸由化工厂,16年间丛林集团公司迅猛发展。到2000年,丛林已变成多产业链专业化的知名企业,是山东省知名企业和本地税利种植大户,也恰好是在这一年,张某良出任企业集团经理一职。

据《烟台日报》先前报导,张某良上任之初就积极推进借助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发展的重要途径,投资1000余万元购买400几台电脑上,取得成功创建运作办公系统设备和信息化管理电子信息工程。而有着独立产权年限的,全球第一台万吨级挤出机的问世,也是根据改变了在我国能生产制造大中型铝合金型材的历史时间。

2018年,丛林集团公司的负债难题公开透明。据法制晚报先前报导,丛林集团管理人表明,丛林集团公司关键是由于房地产业等非主业版块的盲目跟风,导致负债负担重,造成发生风险性。而据山东龙口市老百姓法院查清,依据丛林集团公司及23家关联企业负债表等原材料,截止到2018年2月28日,丛林集团公司以及23家关联企业总资产63.24亿元,负债总额103.74亿元,再加上外界贷款担保额度28亿人民币,丛林集团公司资产总额约为-50亿元,早已比较严重资金链断裂。

天眼查表明,2019年10月,丛林集团公司有限责任公司被法院公示公告为失信执行人人。而张某良自己也于https://www.qwh168.com/2019年1月被法院出示限制消费令。

编写:船长

中国基金报:报导股票基金关心的一切

Chinafund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心中国基金报

原文章标题:《借款人忽然倒闭!银行讨要两个亿,法院判了!》